這批相真的很sweet

Family and friends of the cast of Slumdog Millionaire
waiting for the Oscar result in Bombay.
Slumdog Millionaire 小演員伊斯梅爾在孟買貧民區的鄰居,
昨日齊聚電視機前收看頒獎禮直播 。



那邊廂星光熠熠,這邊廂也是整個貧民區的大事哦。
well thst's Slumdog Millionaire VS Slumdog documentary

9 comments:

M said...

無論是認識還是不認識拒地,總是好像在看著親戚朋友上電視一樣,隔住大氣電波為拒地打氣,熱鬧的程度,一點也不亞於紅地毯上的o個班人。
雖然活在兩個世界,但這件事已經將彼此拉近,榮辱與共,再無甚麽空間的阻隔,一齊為呢件事歡呼喝彩!

Joshua said...

這樣才是世界一體, 文化共融, 地球村~ ^^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said...

今年OSCARS好像特別好看
是嗎?

Jill said...

This is so sweet yet so sad. I hope this movie can continue to inspire people and make people more aware of these countries who are still living under poverty. Even though I think they are already rich in their heart.

Reading your blog always give me some positive energy. By the way is this one of the thing you praise to 'higher power' for? (This technique is taught in your book. Finding little sweet things around you and praise about them.)

kaman Lee said...

關於電影的快樂事:
美國人的影評,很喜歡這部電影
印度人呢,很討厭

LCM said...

好一個寫實故事。我很喜歡 =)
坦白說, Danny Boyle 做了善事,他給了一個貧窮的地方,有希望, 謝謝他。=)

占邦 said...

之前睇完《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後,發覺好正,心諗實攞好多獎…
其後不繼有關《Slumdog Millionaire》得獎嘅消息,心諗有冇咁勁呀…
睇完發現,真係好勁,好好睇!!
成班演員上台接受奧斯卡最佳電影獎時,好感動!

alas said...

《一百萬》 貧民童星病倒了
兩極生活衝擊小心靈
(明報)3月3日 星期二 05:05
【明報專訊】心理健康堪虞 社工急籲保護

當鎂光燈隨着奧斯卡閉幕而熄滅,《一百萬零一夜》幾位童星也要回到貧民窟的骯髒簡陋現實裏去,然而經過浮華的一轉,小小心靈似乎無法一下子理解兩種極端的生活,身心均難適應。除了女童星魯比娜嚷着不想再住貧民窟,另一男童星愛資哈爾更病倒了,病情還愈來愈糟。當地社工直言,非常擔心他們的心理健康,呼籲當局給他們提供關注保護。

男孩返家嘔吐大作發高燒

《一百萬》3位童星中,只有飾演男主角賈邁勒童年的凱基卡爾(Ayush Mahesh Khedekar)來自中產家庭,爸爸是舞台演員,媽媽是教師。10歲的愛資哈爾(Azharuddin Mohammed Ismail)與9歲魯比娜(Rubina Ali)皆出身貧民窟。上周四才從美國 回到家的愛資哈爾,周末便開始嘔吐大作,又發高燒,燒到103℉。醫生說他因疲累發病,已服抗生素,但情况持續惡化。他的家人直言,愛資哈爾經過5天的洛杉磯豪華舒適之旅後,無法重新適應貧民窟的環境惡劣生活。他的母親說﹕「這對他來說太吃不消了。他病得很重,還未能從美國之行恢復過來,也受不了回國後傳媒的緊盯。」

愛資哈爾的家沒有上蓋,只是用棍棒撐起,用石頭壓着黃色帆布,與一綑綑舊窗簾綁在一起搭建成的棚屋,腳下是泥土、砂礫碎石。他上周末上完學後,曾抱着新寵物豚鼠說:「我非常難過。(回來後)我總是經常覺得很睏,暑熱和不適。我不能在這裏睡覺,有太多蚊子又這麼熱。我真希望還在美國。」

「這裏又熱又多蚊」

眼見愛資哈爾得了大病,部分街坊幫他搭建了一間8呎乘5呎的小鐵皮屋,讓他毋須在大太陽底下臥病。愛資哈爾和魯比娜坐過飛機、嘗過荷李活的高牀軟枕,見過星光華服和各式享受娛樂後,似乎都對貧民窟的生活心存極大抗拒。愛資哈爾的媽媽說﹕「我不怪他愛慕奢華。在美國,他吃過好的、住過好的。」

魯比娜的情况也差不多。魯比娜身上依然是奧斯卡頒獎禮那天穿的禮服,儘管沾滿塵土,她就是不想脫下來換洗。她道﹕「我不想再在貧民窟生活。我不想睡在地板上了。我要一張正規的牀,住在空氣沒有惡臭的地方。我見過美國是怎樣的,這兒呀,四處垃圾,人們煩燥,咒罵叫嚷。我已經意識到這兒的生活有多糟。我只想離開。」她的爸爸庫雷希說﹕「要她重新習慣貧民窟原來的生活,證明是艱難的。自從她回來,連朋友都不想見。」孟買房屋署和《一百萬》監製基斯頓高遜講過,將為兩位童星的家庭提供適當居所,但未見下文。

女童星被斥懶理祖母

《一百萬》奪得奧斯卡8大獎項,兩童星所居地Garib Nagar貧民窟的居民,曾興奮過一輪,惟如今見小明星載譽歸來,卻覺惱人。魯比娜的56歲祖母說﹕「這些孩子自美國回來,擺架子。瞧我的孫女,她回來後甚至懶得來探望我。我是帶大她的人呢。」對於上周五愛資哈爾說太睏拒絕接受45歲父親奧斯曼安排的採訪,遭父親掌摑,鄰居們甚至認為無甚不妥,「生得他出就有權懲罰他」。

然而印度 婦幼發展部長雷努卡表示,當局將調查「打仔事件」,並給奧斯曼提供輔導,讓他明白事件的嚴重性。社工也呼籲當局應照顧兩位童星。貧民窟社工巴蒂亞直言,荷李活之行,「肯定影響了他們的心理」。

精神科醫生曾繁光表示,兩位小演員由奧斯卡頒獎禮返回貧民窟,由璀燦生活回歸平淡,角色有大分別,需要時間適應,「普通小孩子由幼稚園轉到小學讀書,也需要數周適應」,出現情緒反應很正常,不是病態,只要得到家人及朋輩鼓勵關懷,便可重新適應生活。

童星路﹕一時風光長大多坎坷
(明報)3月3日 星期二 05:05
【明報專訊】童星今天的風光,可以是明天的不幸,在印度 尤其如此。談到愛資哈爾和魯比娜,印度精神科醫生帕里克指出,悲劇的根源在於「當一無所有的人,看過富人可擁有什麼後,歧視的感受必然加劇,那最終可導致他們行為出軌。」

印度名片3童星全英年早逝

1988年參演獲奧斯卡 最佳外語片提名電影《街童》(Salaam Bombay)的其中3名印度童星,21年後一個遇意外、一個染愛滋、一個患肺炎,全都死了。至於主角賽義德(Shafiq Syed),當年他把3萬盧比酬勞存定期,但不久心癢花光,如今在孟買當三輪車司機。

慕克吉(Preeti Mukherjee)演出05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片《Born Into Brothels》時僅16歲。縱使導演守承諾幫該片的孩子脫貧,但並無改變她的人生。她無法擺脫過去,如今跟其母一樣成了妓女。魯比娜夢想成為寶萊烏著名女演員Preity Zinta,愛資哈爾則夢想成為歌舞片巨星Salman Khan。但1969年以童星成名的拉朱(Master Raju)指出,《一百萬》都是給他們度身訂做的角色,懷疑他們能否適合別的。有兒童藝人經理人說﹕「孩子到這裏都變得貪婪,但並不容易給他們提供工作。大多數,我只能讓他們當日薪100盧比的初級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