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卓韻芝:「我對categorization沒有興趣」

明報—卓韻芝:「我對categorization沒有興趣」
文 鄧鍵一 馬傑偉 梁款
圖 劉焌陶
編輯 黃海燕

香港新聲﹕卓韻芝——「我對categorization沒有興趣」
2011年8月14日

【明報專訊】訪問前,馬傑偉打趣說﹕「我細個就聽芝see菇bi㗎喇!」

的確,芝see菇bi這個名字,九十年代已經進入大氣電波。

入行時,她只有十幾歲,跟着軟硬天師開咪,

當年歲數比她大的聽眾、粉絲,今日隨時可能已經步入中年。

年少入行,阿芝一直跟壓力攜手同行,

她還記得,18歲生日那天,她在趕劇本,邊寫邊哭,怕趕不了死線。

今天,她才30出頭,但其實已有十幾年且哭且趕、茁然爆發的創作經驗。

這份經歷換來的,是我們面前的一個有趣奇妙的女子:老練,但破格,我行我素,同時深入世情。

今天,卓韻芝是自由創作人,一個不少年輕人渴望但不敢當的身分。

他們不敢,為什麼阿芝可以?

「我覺得自己是很幸運的自由創作人,或者說,我的幸運令我有條件自由,否則可能是一個打工的創作人。所以,我不敢形容自己完全是一個自由創作人,畢竟,我在電台工作了一段很長時間,那裏給了我一個很好的平台,讓我認識到一些日後在事業上幫助我的朋友,也有一點知名度。這種知名度,讓我的路行得較順利,至少,我出書從來不需要拿着初稿到處找出版社。」

她的往績和名聲,是她的資產。但創作人的生態,更加強調挑戰、更新、超越過去,發掘自己。

2008年卓韻芝離開商台,到英國遊學;2010年她從倫敦回來後,除了參與《你還可愛麼》短片計劃外,還開了幾場stand up comedy。棟篤笑這回事,幾乎是所有創作人的終極挑戰。好笑,唔好笑,即場定生死,不設翻叮。

「我以往一直做寫、導、策劃的工作,從來沒有試過,也很想知道,如果用自己的身體來講故事,效果是怎樣。我有一刻發覺,其實我沒有好好運用過自己的身體,很想試一試。其實……我是很怕的,但愈怕愈想試。幸好這次尚算成功,否則一定是一個極之極之慘痛的經歷。」

踏上舞台,用身體來演戲,不簡單。但是,一撻着了,就難以自已。

「在這個演出當中,我發掘到一個沒有預期過自己會見到的卓韻芝。本來,一切都按綵排演出,演出之後,say thank you and goodbye。但是,到了應該講thank you的一刻,我忽然深呼吸,成個人freeze咗,有一種情緒湧上嚟。個身體好似不屬於自己,好想一拳打出去,好想享受到最後一刻。我從來沒有體驗過這一種情緒。我相信,舞台表演就是這樣,未去到那一點,都未能發現新的自己。」

Uncategorized creativity

阿芝是怎麼樣的創作人?過去一年,我們訪問過導演、編劇、歌手、演員等等,偏偏算到阿芝,若去除了她作為DJ的身分,似乎最難歸類。她總是以不同形態,參與不同的場合,四處游走,不肯停步。

「我對categorization這回事,沒有興趣。有些人覺得既然出了書,就應該專注文字,繼續出書。如果話『我係一個作家嚟㗎,所以我唔會上電視,唔會做戲,唔會做電視節目主持』,我覺得,這種想法,根本是阻住地球轉,阻住個世界進步,令人唔敢踏出自己的框框,唔敢發掘其他可能性。但係,點解要被一個medium限死自己呢?為什麼我以前畫畫就可以做installation?我唔明,我覺得每一樣都應該試。

要唔知做乜

「我在英國讀Fine Art,在那裏,我們要對任何有很清晰目標、很清楚自己要做什麼的事情很alert,要提醒自己不要做,要保持開放心境,然後唔知自己做乜!要唔知!唔知三年!如果有人在那裏說要學好畫畫,他們會回應『吓?乜你已經有目標㗎?那你不應該讀Fine Art』。在那裏,學校時常要我們問自己,『如果我咩都可以講,我會講咩?』你知道嗎,當真係講乜都得的時候,要為自己make一個claim,真係好困難。」她在倫敦Goldsmiths學院讀藝術;Goldsmiths是倫敦大學其中一間細小而且破落的學院,但在藝術及人文探索方面領先學界。學院的氣氛,強烈地展現一種反功能的傾向。

問到她在新媒體和傳統廣播媒體創作的分別,她不明白我們的問題。她根本什麼都玩,互相貫通。新媒體和舊媒體,本身就是categorization。再一次,她對categorization沒有興趣。Xanga出現了,她玩Xanga;facebook出現了,她玩facebook;微博出現了,她玩微博。在facebook貼文,她「很心急快啲多啲人『like』」。

有一點,阿芝從根本上跟大部分創作人不一樣。不少做創作的,都強調「我有說話想講」、「我有想法要跟觀眾分享等等」。阿芝恰恰相反,對她而言,「to know your client」才是首要。

「我從來不認為創作是為了讓別人知道我的想法。由我第一天加入電台開始,我已經很清楚,我的作品是要給聽眾聽、給讀者讀。要搞清楚,創作的作品不是給自己發泄的工具。以前做《芝see菇bi Family》,我每一次都很清楚,哪一集要聽眾喊?哪一集要聽眾感動?都有agenda。要令聽眾感動,就好好寫一個令人感動的故事。這次做《死去活來One Night Stand》也一樣,做這個show的目的,是要聽眾笑,他們不是要來聽我講道理,批評社會。

「當然,用當下的時事題材來牽動觀眾的情緒,可以很精彩。但是……很老套的說,我希望我個show係放在任何時空都各覺精彩的。我希望它是immortal的,哈哈哈哈!我不要別人十年後看我的stand up show,然後覺得『咁out嘅』。」

阿芝十分認同商業創作,但認同商業創作不等於認同追逐市場。現在,無論電影還是文字,都嘗試探索內地,進入內地。這一刻,阿芝沒有想過,也沒有盤算。「咩叫北上啫?係咪寫個故事以北京做背景,內地人就會喜歡,就可以在北京大賣?件事唔係咁㗎。」

仲講以前?

約半年前,我們訪問魯庭暉,他很強調自己做商業創作,是圍繞客戶的需要做創作。阿芝也強調,商業創作不易為。特別是,廣告創作的客戶清清楚楚,但阿芝則要時刻掌握受眾動態。

「我們要時刻清楚,受眾當下的生活跟自己的生活十分不同。我的讀者,可能係每天返到屋企,都係家嘈屋閉,細佬成日唔返屋企,個窗簾又壞咗等等等等,很多因素影響他們的mentality。他們覺得什麼是重要?思考步驟是怎樣?他們到底是一班怎樣的人?這一切,都要返去他們那邊,從他們的角度想。

「早前,一個在香港有頭有面的前輩,在鏡頭面前,出盡力批評年輕人,話現在的年輕人點點點,又話『我哋以前點點點』。『我哋以前』?不要在我們面前講你哋以前好嗎?你哋以前仲睇緊黑白片呀!假如輕鐵撞車,你們又跑出來叫『我哋以前都冇輕鐵撞車』嗎?你哋以前都未有輕鐵!那些經常用『以前』來對比『現在』的概念,真係好低能。

「他們每天在屋企飲紅酒,指指點點,根本不明白,整個社會環境已經變咗,現在要搵食真係艱難咗好多好多。環境變了,年輕人自然會變,有的變得憤世嫉俗,有的閂埋門做自己嘢,有的變得很chur。」

芝心粉絲

我們問阿芝,在她的創作成長當中,有什麼人她要多謝,她特別提到自己的fans。乍聽之下,容易以為她為了應付訪問,交行貨。

「我真係覺得,fans係一件很浪漫的事,特別是hardcore fans。他們似我的外婆,無論我決定要做什麼,外婆都會話『我個孫一定係最叻嘅!』我說要做《死去活來One Night Stand》,他們二話不說,馬上問幾時賣飛。整件事很amazing。」

Fans是創作人心中的一把尺,也同時是省照自身的一面鏡,兩者之間,個人魅力夾着集體情緒,感覺微妙。

「我每次創作,會考慮受眾,更加會考慮我的fans。Fans講到自己的偶像係邊個邊個時,會引以為傲。我很希望我的fans講到自己的偶像是阿芝的時候,會感到自豪。的確,這會令到自己有很大壓力,但回頭想,假如沒有這種壓力,我就不會推動自己不斷創作,可能會日日躺在家睇戲。我真係好鍾意睇戲㗎!」

一般講fans,都是「歌迷」、「樂迷」、「影迷」等等,其實都很categorized。我們問她,知不知道自己的fans是怎樣。「好難講喎……有好多種,有啲年紀較大,唔認自己係fans的,例如佢哋會成日email來,又話唔係我fans,但過一陣又會話『就算係你fans,都唔係最忠實嗰啲囉……』

「我估,我的fans都應該是有個性的,是好人,做自己認為對的事。還有,勇敢的。」

無論fans還是商業,不斷追逐、不斷摸索,既是動力,也有可能變成包袱,阿芝很清楚這一點。將來怎樣,她沒有刻意追求,也沒有刻意計劃。「三年後嘅事,邊有可能知道呀,兩年前我都唔知自己家無啦啦會做stand up show啦。我相信命運,命運帶我去哪裏,我就去哪裏,once我做好當下的事情和知道下一個project做什麼就可以。」

受訪者之中,以阿芝的個性最鮮明。可以說,她的個性,她自己,就是她的作品。她充滿能量,訪問期間,說到肉緊處,她萬二分投入,講人講事,鏗鏘有力。談到她在舞台完show前握住拳頭的那一刻,身旁做訪問的我們,也能感受到她的能量──創作的能量,自我探索的能量,也是身體的能量。是這份能量,令她能夠在不安與焦慮當中繼續前行。


via yahoo news

5 comments:

PanDaMoOn said...

我係你fans,但買左你d書,唔會一次過睇哂,有時間先睇幾篇。明明好想睇你個one night stand show,但買唔到ticket,又唔會周圍搵人放ticket。

我諗…我唔係咁忠實~哈哈!

但我好鍾意聽芝see菇bi Family廣播劇,多謝你的創作,陪伴著我成長。

我諗…十年後再聽番都唔out架!哈哈!

wilson said...

既然你不喜歡catagorization,你不如不要叫自由創作人,反正這樣的稱呼都是在catagorise你,你索性稱自己為普通人,把自己還原做一個本來就應該沒有任何身份的普通人。XD

卓韻芝 said...

我根本沒有曾叫自己做自由創作人...

yi said...

我諗...你是我的力量

sammy said...

g,u always inspire me a lot,thank u!!
that's why u are always my role model!!
i am really proud of being your f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