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婆縫兩針

阿婆縫兩針
嚇死人!工作完畢,回家時被樓下看更叔叔捉住:「卓小姐,你知道了嗎?」我立即想起婆婆,大驚。果真是婆婆出事。「你婆婆砍到手指了!我們送她到急症室,我陪她看完醫生,但我又要回來看守,所以得離開。現在她另找人陪伴著。」為何她不致電我?「她不想阻礙你工作。你致電她吧!」我急致電她的手機,但就如經常性的情況一樣,她沒有接電話。

說時遲那時快,她回家了。左手姆指的傷口包裹著,我看醫生的診斷紙,傷口縫了兩針,看來沒大礙。跟當時的情況最不配合的是:她竟在笑。

「我從冰格中拿出魚塊,很硬!我說了一句『咁衰呀你!咁硬!』貪有趣,用刀一劈!怎料劈到手指了!沒有血!哈!我在笑,『咁都得?』」婆婆說。「而你還在笑。」「對哦!我真是覺得『又會咁嘅?』」唉,何來這麼多幽默感呀!瘋瘋的小婦人!砌到姆指後,她還煮麵吃,發現血越來越多,她就用胡椒粉蓋著。沒錯。食用胡椒粉。「從前的人就是用胡椒粉止血的,或者香煙的濾嘴也可以!」唉,無言。「醫生叫我不要工作,人怎麼能不工作?」結果在那夜,我洗米造飯,不出數分鐘她便請我離開廚房——她還是想要堅守自己的原定計劃:自己造茍菜豬腰湯。女人就是如此,若果她堅持,天下沒東西能阻止,這包括她自己的傷勢。她嚷著:「現在沒事了!糟糕事都給了貓!......噢,給貓不好!給老鼠!」告訴你,她的腦袋真是f**king 迷幻。

夜裡,我替她關燈,她又將事件重新笑一次:「哈哈哈!咁都得!」我看著她,心裡想著同一句「咁都得。」 •  •

4 comments:

一介草夫 said...

老人家人生经验丰富,凡是会往好方向看,这就叫做智慧啦!

Eric wong said...

讓我想起我奶奶...有原則但有不失可愛

Anonymous said...

А где их позволительно посчитать? [url=http://profvesti.ru/o-kirpichnom-stroitelstve/101-stroitelstvo-kirpichnykh-domov.html]ремонт квартир cвоими руками[/url]

卓韻芝 said...

有原則但有不失可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