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magazine july 2010 issue

face magazine interview

1 你的作品題材甚廣,曾討論兩性關係及與婆婆感情等,新書《我的心不是公廁》又會以甚麼為主題?

《你的心不是公廁》跟《蘋果的中文是什麼》或《推推推推推推推》來自同一系列,都是散文合輯,分開四個部分,分別為:

香港不是公廁——此 章節談及香港文化,例如o靚模現象、好好笑的書展、香港政治脈動等等。
公廁式流行文化——這章節介紹一些極富意思的電影和電視劇,也有提到一些時 裝工業行內故事等等。
在公廁中思考——你我也在接收同一堆資訊:互聯網上的MV、新聞報導中的天災或示威畫面。亦在面對同一堆問題:如何在工作中 保持自我?遇上所謂的「廢人」時該怎麼辦?關鍵大概就是如何從這堆資訊和困境中理出觀點和看法吧。
心所盛載——謹將這章節獻給我的外婆和朋友,尤 其是在離港前的電台節目拍檔余迪偉和阿Bu。

2 請談談新書的創作動機。

身邊許多人的所謂成長,是漸漸穿上他人認為好看的上衣,幹著合乎他人預期的事。

3 你在blogspot中提及自己在寫作方面因經鍛鍊而有所進步,可說說是甚麼鍛鍊嗎?

離開香港到藝術學院讀書,其中一個小啟發是「工具的重要性」;工具往往能讓人更加準確地執行思想。寫作的工具包括文筆(修辭技巧、句子結構)等等。在修改這本著作時比起從前的作品更加為意以上一切,雖然距離夢想中的造藝依然有一段非常遙遠的距離。我在想,回港後,得認真地考慮修讀中文寫作。

4 已不是第一次出書的你,在blogspot說fans的「like」及「十扑」讓你感動;因知道有人等待你的作品而暗喜,其實你的舊作早就以見解精、觀點新、內容到肉在網路大受讚賞,這次推出新書,你期望得到什麼樣的回應?

世上如此多好書,別人竟選擇我的書來讀,實在感到不可思議。真的。實在感到無比榮幸,香港一直以來待我這樣好。我在乎每一個回應,無論是批評抑或讀者從書中聯想到的自身故事。難忘的回應包括其中一位讀者,他發來十分詳盡的電郵,以下為節錄:

整體上,標題太近 margin。有內文時的右邊margin是17mm, 但標題時右邊margin只是10mm。紙質方面……

收到他的電郵的時候真的很想衝回港吻他一下。this is golden!

5 新書封面由小克創作,請問有甚麼含義?

小克跟我對於三角形情有獨鍾。心所盛載,都在三角裡。

6 可說說你的寫作習慣嗎?如喜歡在那裡、寫作時間及用甚麼寫作?

噢,自問寫作時沒有什麼神聖儀式或習慣的,基本上在哪裡也可以寫作;精神一旦集中,在哪裡也可以開始。寫作的器材非常簡單,一部電腦和九方輸入法軟件。噢!對!我不喜歡用別人的電腦寫作,這是否算得上是習慣?

7 你認為文筆還是idea重要?

視乎閣下的弱項是什麼吧。如果弱項是文筆,就在文筆中給自己挑戰,如果是概念,就從概念著手。看著自己的弱項來打,總之就是:避免事情變得越來越容易。一直以來,我的心裡對於「容易」有著一分恐懼:當我感到自己做某些事情的時候越來越容易,越來越得心應手,我便會感到恐懼。「容易」代表閉上眼去幹便能完成,沒能再於其中得到新的學習和思考機會——工作越容易,越不需要用腦,腦袋越是生鏽,到最後回頭發現自己的一生只在不停重複著。我對這種情況感到異常的恐懼。總之就是避免事情變得容易便好。

8 你有沒有「打書釘」及用書籤的習慣?

讀書是我的嗜好,可惜自問並非惜書之人,每趟書經我身,在讀完之後總變得破爛非常。我喜歡在書上寫上感想、摺書角、甚至將整本書撕開來讀。哈很暴力的。

9 在英國讀書,接觸到不同國籍的朋友,有留意他們的閱讀習慣嗎? 跟港人有甚麼分別?

極端的不同。也許是只是我恰巧遇上的朋友們吧。最大的不同是:他們總是選自己不認識的書來讀。他們會忽然讀著八十年代美國迷幻詩人的詩篇、土耳其痲瘋病人的自傳、越南政治史……他們有著一個非常宏大的世界觀,對於一般人而言,真是很夠極。

10 聽說目前正閱讀Mobi Dick,閱後感如何?可推介一本你喜歡的書給Face讀者嗎?

妖,Face 上次已經問過我這問題了,我推介了你們又不刊登。今次唔話你聽。

11 Fans在你的blog內問會否攪讀書會,你覺得今時今日出書還需要攪簽名會嗎? 你曾舉辦解讀書會,今次會有甚麼攪作?

這個暑假由於身在柏林(哈哈我從倫敦偷運自己到柏林短暫居住了),這陣子該不能回港辦讀書會了,但我非常渴望跟大家見面,希望用更多時間接觸和溝通,而非單純的簽名和合照。希望回港後能舉辦次數更多——但人數較少的聚會,讓大家的接觸深入一點。

12 Amazon推出Kindle令ebook於外國銷售不俗,但前輩蔡瀾卻笑說ebook playeR不夠show off,遠不及書本塞滿書櫃於有氣勢。

我有一位朋友很荒唐,他有一個「媾女書櫃」——書櫃分三格,第一格書櫃放滿艱深的文學,帶女孩回家的時候,他會先打開書櫃第一格,如果女孩看見那堆文學時覺得他很酷,他就跟她一起「讀文學」,相反,如果女孩沒有感覺,他便隨即打開書櫃第二格:愛情小說!如果女孩看到那堆愛情小說的時候覺得他很感性,他就跟她一起「談愛情」。好了,如果女孩還是沒感覺,他就打開第三格書櫃:麥嘜系列!他說:總有一格媾到女。死未?

9 comments:

sean said...

"八十年代美國迷幻詩人的詩篇", 可否介紹一下? 這個名詞很是吸引呢! 而且我對你喜歡閱讀的書很感興趣~!

shirley.c said...

我正尋找我一正逃避的書系。
從未試過愛上,又怎會知道事情的發展?可況,跟文字溝通,總是獲益良多。

Brenda said...

「一直以來,我的心裡對於「容易」有著一分恐懼:當我感到自己做某些事情的時候越來越容易,越來越得心應手,我便會感到恐懼。「容易」代表閉上眼去幹便能完成,沒能再於其中得到新的學習和思考機會——工作越容易,越不需要用腦,腦袋越是生鏽,到最後回頭發現自己的一生只在不停重複著。我對這種情況感到異常的恐懼。總之就是避免事情變得容易便好。」
我也有這恐懼…不,嚴格來說我對此情況的感受是厭惡,工作上我很厭惡「做慣做熟」的項目,真心絕對不是炫耀、囂張的心態,但每當我跟人分享這感覺,他們都不太理解我所困擾的。

Anonymous said...

g, miss u so much, hope you could drop 1 drop hk very soon...

加油

queenieyu

Anonymous said...

like

天吾 said...

"身邊許多人的所謂成長,是漸漸穿上他人認為好看的上衣,幹著合乎他人預期的事。"
I can't agree more. The sad thing is, so many "grown-up" people never get this point and try hard to convince you to become one of them, and they are doing it out of good intention.

A said...

讀完這篇文章又明白妳寫作的心情多一點 :) 真是非常非常喜歡妳的作品s 希望有機會返香港認識你本人 :D

CHERRY said...

你的朋友好好笑
同"對人講人話"有d似:p

「一直以來,我的心裡對於「容易」有著一分恐懼:當我感到自己做某些事情的時候越來越容易,越來越得心應手,我便會感到恐懼。「容易」代表閉上眼去幹便能完成,沒能再於其中得到新的學習和思考機會——工作越容易,越不需要用腦,腦袋越是生鏽,到最後回頭發現自己的一生只在不停重複著。我對這種情況感到異常的恐懼。總之就是避免事情變得容易便好。」

我會覺得不安,
我永遠都覺得一個人要學既野太多,
如果做慣做熟一樣野,即係呢個人再冇新既input落個腦度,好似走唔出自己既comfort zone,我覺得唔將d腦細胞同talents物盡其用好浪費!-v-

pockyapple said...

整本書撕開來讀這做法很好!我常常在想這麼原重的一本書只靠在家裏閑著時才看不知要多久才看完,但時常帶出外又實在太重! 不過把書撕開實在需要勇氣XDD